中乙递补中甲为何如此难 知情人曝中乙投资黑洞

  虽然苏州东吴等五家乙级俱乐部已经向中国足协递交了参加2020中甲联赛递补申请材料,但是中国足协要从这些中乙俱乐部中挑选出“放心”的递补者,似乎并没有外界想的那么简单。眼看三月都过去一半了,中国足协仍然没有官宣新赛季中甲球队的名单,实在是不寻常。其实,如果按照上赛季中乙联赛的排名,依次产生递补中甲联赛的俱乐部,既公平又省事,为何足协却要自找麻烦,通过对候补俱乐部进行复杂的材料审核来挑选增补者呢?

  原因很简单,就是中国低级别职业联赛足球俱乐部的财务地雷随时可能被引爆,已经到不得不防的地步。仅仅按照球队上赛季的成绩来递补中甲,万一俱乐部财务爆雷,中途再退场,岂不更加麻烦。

  上赛季结束后,中甲、中乙等低级别职业联赛俱乐部的倒闭潮突然袭来,让计划中的中甲联赛的扩军难度陡增。更要命的是,缺乏自身造血功能的中乙俱乐部经过几个赛季的烧钱之后,已经“失血”过多,中国足协要短时间找到“放心”的中甲联赛递补,并不容易。

  那么,中乙俱乐部现在的财务危机到底到了何种地步?记者采访了一位长期从事中乙俱乐部经营的知情人士,根据他的介绍,记者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投资黑洞正吞噬着中乙俱乐部的生存空间。

  这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中乙俱乐部的投入产出早已经严重背离,投资人根本无法持续很长时间。据他说,一家中乙俱乐部一年投入2000万元左右。他过去几年经营的俱乐部,赛季投入在1500万左右,在当时中乙已经算非常低的了。

  球员的高工资占据了俱乐部开销很大部分。数年前,一些职业生涯晚期的知名球员从高级别联赛下沉到中乙,年薪就可达数百万元,其他球员也是水涨船高。虽然中国足协已经对中乙设定了工资帽,但是仍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了人力成本,中乙俱乐部的场租、赛场安保等开销也不小,每年也要支出几百万元,而且伸手要钱的地方多,根本没法协调,一些隐性成本也不少。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足协对中乙的要求过高,也让这样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不堪重负。从2018赛季开始,中乙俱乐部的梯队也成为准入标准,到2021年中乙俱乐部需要具备四支梯队,“中乙这样低级别联赛俱乐部,目前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完善梯队”这位知情人说,目前中乙联赛青训与校园足球没有完全打通,根本上限制了中乙这样最底层的职业俱乐部的青训发展,完善梯队实在是强人所难。

  一方面是中国足协对中乙俱乐部的高标准导致俱乐部负担过重,另外一方面中乙俱乐部缺乏足够的造血机制,靠俱乐部自身的力量根本无法松绑。据了解,中乙俱乐部能够有1000万元的门票年收入已经很不错了。除此之外,俱乐部缺乏其它稳定的收入来源。

  每年亏空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对于中超俱乐部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中乙俱乐部,简直就是一个让投资人绝望的投资黑洞。因为,除了少数的确喜欢足球,也很有实力的投资人,不少中乙俱乐部的投资人其实非常依赖当地政府的扶持。甚至有的根本没有什么主业,只是将足球作为一个资源平台。

  足球投资热的时候,他们也愿意追加投入一些资金,但是根本没有长期投入的实力和愿望,一旦形势不好,就立刻收手,甚至撤资。因为缺乏造血机制,很多俱乐部投资人只能看当地政府的脸色行事。据说,有家俱乐部冲甲之后,当地政府很大方地给球队几千万元的巨奖,这对于中乙俱乐部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但是,过度依赖当地政府,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投资人一旦失去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根本无力维持原来的投资热情。

  中国足协这次在审查递补中甲俱乐部的资格的时候,据说也将俱乐部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程度作为一个评估的因素。中国足协这样做,看似很讨巧,实际上却为将来联赛财务安全继续埋下了隐患。一旦当地政府扶持不到位,这些看似“可靠”的俱乐部,随时可能收缩投资,甚至关门大吉。实际上,这样的情况正在发生。我们看到,中乙俱乐部很少有持续大投入的投资人,投资行为外人根本难以把握。

  中国足协虽然也在考虑为中乙引入中超预备队这样的新生力量,但是只要联赛的制定者,不能实事求是地为中乙俱乐部松绑,俱乐部的投资黑洞很难根本上消失。足协这种时候,采取复杂的准入审查,形式重于意义。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